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注册-海淘之家_钦州市第二中学网站

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注册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魏子凡:……

为了报答昨晚没让他露宿广场,魏子凡主动请缨去买早餐。

“我不。”白柳攥紧方便袋,撇嘴说道:“我们两肯定能吃完的,给小笙干什么?反正家里东西够他吃的。”

魏子凡也停住,站在白柳身前。

魏子凡笑道:“温阿姨,您看看我这个……”

作者有话要说:白柳:以后周五就能一起回家了。

魏子凡不知道他们想的,他拉着白柳下楼,出了楼栋才松开手。

一寝室四人爬上楼梯,经过土豪区楼下,老大扶了眼镜低声说话,表情猥琐:“阿凡啊,这个月有什么好看的番没?”

说着四个人若无其事地往楼梯那边走,李尚却快人一步,五大三粗的高个子堵住魏子凡他们。

程旭在前面回头,语气兴奋地问:“什么?老二和阿凡有py交易?”

“你们管眼神交流叫眉来眼去?”

“你们别多想啊,特别是老大。”魏子凡后知后觉地说道,被点名的程旭差点手抖扔了蒸饺,他忙严肃地发誓:“我很正经的。”

吃完晚饭,温媛打发白柳白笙两兄弟各玩各的去,自己和魏子凡去厨房洗碗。

回了寝室,魏子凡打开他发布作品的app一看,有个人把他从第一条汉化作品,一直点赞推荐到前天的那条BLR18漫画。

作者有话要说:魏子凡:你平时说话都这样吗?说一句撩一句。

思来想去,魏子凡还是发了一条消息过去。

魏子凡哽了哽,这是偏科,还是极其严重天平都被压弯了的偏科。

白笙无言以对,如此厚颜无耻还理直气壮的人不多见了。

魏子凡回头瞪眼,“想加微信?那跟着我来吧。”

说着直接用钥匙开门,听到锁动的声音,分明还反锁了一道。

魏子凡张口刚想说话,一阵风忽然刮起来,卷沙带灰,不远处室友三人抬手指着他头顶,眼睛大睁,呆若木鸡。

魏子凡:……又来了。

“嗯?”

白笙继续说:“我就是看漫画忘了时间而已。”

“等三哥嫁出去了,我也会很欣慰的。”

白柳嘿嘿笑了声,勾起魏子凡的脖子,在他耳边呼气,“刚才他们叫阿丹大嫂,阿凡怎么不反驳。”

“第四,好好做后勤工作吧,运动会完以后张老师会有奖励。”

“好的,我看课件了。顺便你的字很好看。”虽然很无语,但目的达到了,魏子凡也没有纠结,继续听课做笔记。

“没有。”魏子凡昧着良心扯了一句慌:“就是个意外而已,我先去排队了,要不然等下人多起来,学姐拜拜下次再聊。”

默默啃饼的魏子凡听到自己被点名,温媛话里又有些暧昧不清,一时让他有些慌了阵脚,只能强装镇定。

“别装傻了,二哥都告诉我了。”

“你的脖子。”魏子凡指了指,然后摸着自己脖子的红痕说:“我也有,我们是不是得去换一件高领的衣服。”

心如擂鼓,魏子凡觉得自己全身都酥软起来,他也伸手抱住白柳。

魏子凡忙从沙发上起来,对温媛自我介绍:“阿姨您好,我叫魏子凡,魏国的魏,子曰的子,凡人的凡。是白柳的同学,也是白笙的英语家教。”

兜里的手机响了两声,魏子凡拿出一看是微信的好友申请。

说完白柳对魏子凡吹了一口气,一股子薄荷味儿扑了魏子凡一面。

但自从魏子凡和白柳在一起后,魏子凡脾气好了不止一点半点,也不再和他一起走了,除了上课和他们坐在一起,其他时间就是和白柳腻歪在一起。

魏子凡:“……”

“不是,是因为他用的没我的好。”白柳非常理直气壮。

魏子凡挤了过去,奇怪地看着白笙问:“你怎么突然改口了?之前不一致叫我魏老师吗。?”

好不容易等到家长会结束,魏子凡想去找白笙好好谈一谈,却被班主任拦住,要找他谈一谈。

魏子凡本来还有些谨慎说话,听到这句话像是被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,他现在觉得已经不重要了。

魏子凡扯下一张纸,在上面写了几个字递给白柳,字体因为他有些暴躁所以并不好看。

对于不参加运动会的人来说,四舍五入就是一个小长假了。但魏子凡他们寝室并不好,被李尚拉着要去做后勤,还要给运动员忙来忙去。

白笙趁机笑他:“这可不是酒,喝不醉的。”

当初那个帖子的火爆,超出了魏子凡的意料。据说很多外校人都知道了,在这个大学城里还有点知名度。

啪叽一下还有水被挤了出来。

手在衣角攥了攥,魏子凡目视前方,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:“可以。”

魏子凡说不清是安慰白笙还是自我安慰:“还,还可以抢救一下,至少对了六分之一对吧,哈哈哈。”

程旭又羞又气,提拳就揍了过去,“那里够不够我不知道,但我拳头很硬。”

温媛笑出声,也没再拦着,和魏子凡聊起天来,“对了,柳柳在学校怎么样?我们工作太忙,对他实在是关心的少。”

“……没事吧?”

“白同学,小凡人其实挺好的,你别太在意。”叶尧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,魏子凡除了有点小暴力,真的是个非常好的人。

魏子凡:“……”

黑色的物品是一条四角内裤,刚洗过湿漉漉的,还是个名牌,落在魏子凡眼里,上面分明写着“你是傻逼”四个字。

老大等人见魏子凡面色不善地叫白柳出去,几个人在那里纠结半天,最后还是良心战胜了求生欲,三个人满校园去找魏子凡和白柳,生怕再发生什么流血事件。

李尚咧嘴笑了:“得了,你们这四个白眼狼,我做什么你们都不会记得我的好。”

“直接去推不就行了。”魏子凡鄙视他一眼,自己亲阵,单膝跪在床上,俯身推一把白笙。

白笙咳嗽一声,别开头说:“我现在想通了。还要谢谢魏老师的不懈教导,还有你和老哥的纯洁的爱情感动了我,让我知道这世界上还是有多傻傻的英语老师的。”

责编: